<address id="5tpv5"><noframes id="5tpv5">

    <big id="5tpv5"><progress id="5tpv5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  <listing id="5tpv5"><listing id="5tpv5"></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<noframes id="5tpv5">
        <track id="5tpv5"><span id="5tpv5"><span id="5tpv5"></span></span></track>
        <var id="5tpv5"><delect id="5tpv5"></delect></var><noframes id="5tpv5">

        <menuitem id="5tpv5"><dl id="5tpv5"></dl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    蘇州私家調查_蘇州婚姻外遇調查_蘇州商務調查_蘇州正規偵探公司
                偵探
                熱線
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  電話:151-6715-6007
                地址:蘇州市相城區相城大道凱翔廣場
                蘇州私人調查 >>當前位置:蘇州偵探事務所 > 蘇州私家調查 > 蘇州私人調查 >

                蘇州私人調查|我目睹了母親婚外情(上)

                文章來源:admin 時間:2021-09-01

                蘇州私人調查|我目睹了母親婚外情
                八十多歲的張婆子會算命,看手相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坐在老槐樹下面,一群孩子圍著她,把一雙雙小手伸到她面前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挨個地看,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二丫是富貴命,將來錢多的花不完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劉胖有三個孩子,一輩子勞碌命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從孩子群中怯生生擠出一只小手,伸到張婆子面前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張婆子拉著她的手一看,“哎呀”大叫一聲:“這是個斷掌??!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張婆子說完這句話,抬起頭看這只手的主人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用一雙黑漆漆的大眼盯著張婆子:“什么是斷掌?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張婆子搖搖頭,一臉無奈地說:“斷掌女人,克夫克子克家人啊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8歲的林迪還沒有明白這句話是什么意思,孩子群散了,留下她一個人呆呆地站在張婆子面前,看著張婆子那意味深長的眼神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起風了,春末的枯槐花像下雪一樣落在張婆子身上,張婆子從禿頂的頭上捏出一只虱子,塞到嘴里,發出“嘎嘣”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一陣惡心,蘇州私人調查飛快地抽出那只手,跑回家中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02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年幼的林迪以為只是張婆子的一句玩笑話,卻不知,睡了一夜之后,林迪斷掌克夫克子克家人的消息像長了翅膀,傳遍了整個疙瘩村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這話自然也傳到了林迪奶奶的耳朵里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的奶奶生于清朝末年,封建迷信思想頗重,還纏著裹腳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天晴的時候,她總是把自己的黑色小腳鞋脫下來,將裹腳布一圈圈從腳上散下來,泡在盆里面一遍遍揉搓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喜歡穿老舊的黑色大襟布衫,常年不洗頭,頭癢的時候,就坐在院子里面,用篦子一遍一遍梳頭發,篦子上帶下來的虱子,她便抖在地上,然后用指甲一只一只按死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早就對林迪這個孫女看不順眼,林迪出生的時候,她想著大孫子應該是個男孩子的,誰知道竟是個賠錢貨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現在好了,這賠錢貨居然還是個斷掌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奶奶小時候見過村里面的一個斷掌的女人,那女人二十多歲就守寡,生了個兒子還是聾啞人,一輩子波折不斷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一想到這件事情就覺得不寒而栗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那右手掌,她今天一大早就看了,那是直直的一條線,橫在手中央,看著就駭人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自己將來命苦也就罷了,要是影響了家人,那真是得不償失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奶奶便有了將她送人的想法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好在林迪的母親劉彩娥已經懷了二胎,看那肚子尖尖的樣子,應該是個男娃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有了男孫子,林迪怎么說也是多余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03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的奶奶便和林迪父親林強商量將林迪送人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媳婦劉彩娥是不用知會她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這個懦弱的女人,遇事只會掉眼淚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偷偷站在奶奶的房門外,聽見奶奶對父親林強說:“找個沒有孩子的人家,別說林迪斷掌的事情,那孩子還有幾分眼色,白給人家,人家還能不要?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蘇州私人調查“媽,林迪還那么小,什么克夫克子克家人,林迪出生八年了,這一家人不是在一起好好的嘛,你為啥老是聽那些亂七八糟的閑話,跟自己的親孫子過不去?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是父親林強,林迪總以為,奶奶不喜歡她,父親也是不愛她的,因為從出生到現在,父親從來沒有跟她親近過,甚至都沒有抱過她一次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但是現在奶奶要將她送人,父親卻說出這樣維護她的話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著實感到意外,心里有點暖暖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但奶奶不依不饒:“等到她把家里人克出個好歹來,那時候就晚了啊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見林強不說話,奶奶接著說:“總之我大孫子馬上就要出生了,大人不要緊,要是把我大孫子克出什么事情來,我是非饒不了那死丫頭,你現在心軟我不管,等我孫子生下來,我這把老骨頭就是用繩子綁,也得把那丫頭送走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愣愣地看著奶奶說出這些話,奶奶常年吃素,信佛,初一十五還要是廟里燒香,連只麻雀也舍不得殺死的,竟然這樣對自己的親孫子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從小只有媽媽劉彩娥對自己好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劉彩娥顛著快九個月的肚子將林迪摟在懷中:“小迪你放心,媽媽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你奶奶將你送人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依偎在媽媽懷中,那里溫暖又踏實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04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劉彩娥是立夏那天生產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她肚子疼了一天一夜后,叫了接生婆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接生婆掰開她的兩條大腿,在里面摸了一會兒,皺著眉說:“是立生,這胎怕是要受罪啊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劉彩娥陣痛的間隙問:“啥是立生?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就是胎位不順,腳先下來,頭在上面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奶奶一聽這話,跺著小腳在房間里轉了兩圈后,緊緊抓住接生婆那只從陰道里面抽出來還帶著血的手說:“保孩子,這是我們林家第一個孫子,大人有個好歹不要緊,我孫子一定是要圓圓全全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劉彩娥疼的在床上直叫喚,也沒有仔細聽婆婆跟接生婆說了什么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坐在門外斷掉的矮院墻上面,她經常在那上面坐著玩騎馬,那斷掉的土院墻上面被她騎的凹下去一塊,真像個馬鞍的樣子了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奶奶告訴她,媽媽在給她生弟弟,她是小孩子,又是個斷掌的命,不該待在家里的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林迪聽著媽媽一陣陣的哀嚎聲,好像異常痛苦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屋子里面隱隱約約飄出一股羊水混合血水的腥味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黃昏的時候,林迪聽到媽媽發出一聲“啊”的慘叫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接著便聽到接生婆說:“出來了,出來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“男娃女娃?”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是林迪的奶奶在問。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里面沉默了幾分鐘后,林迪的奶奶忽然放聲大哭起來:“我的大孫子啊,天殺的奪走我大孫子的命啊,那斷掌的女娃娃,為什么死的不是她啊,為什么是我大孫子???”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05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奶奶哭著沖到門外面,八十多歲的老人,忽然變的力大無窮,她拎小雞一樣將林迪從那段矮院墻上面扯下來,一直將她拉到屋內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然后一把將她扔在地上:“你看看,你弟弟,被你克死了,還沒出生就被你克死了,當初就不應該心軟,早該將你送人的,可憐了我孫子一條命??!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奶奶說著又哭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林迪抬起頭,看到那炕邊上躺著一個皺巴巴的嬰兒,憋成藍紫色的身體上糊著羊水和血水,眼睛緊緊閉著,一動也不動,肚臍的一端還連著深紅色的胎盤。兩腿中間安靜地躺著一個茶壺嘴樣的小肉丁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那真的是她的弟弟了,可這弟弟生下來就是個死胎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接生婆說這孩子是因為胎位不順,憋的太久了,活活被憋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劉彩娥躺在炕上,看起來無比虛弱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哭得力氣都沒有,只是安靜地掉眼淚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林強蹲在地上,抱著頭,一副痛苦不堪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林迪奶奶又像不死心似的,拎起那個死孩子,一遍一遍使勁打他的屁股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她期待著那孩子忽然能從嘴里發出“嗚哇嗚哇”的哭聲,那她的大孫子就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06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那孩子最終都沒有活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奶奶像瘋了一樣揪著林迪的頭發扇她的耳光,直到扇的林迪滿嘴是血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“讓你克死我孫子,讓你克死我孫子,你這個賤東西,賠錢貨!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林強將他媽拉到一邊憤怒地說:“你孫子是胎位不順憋死的,關林迪什么事情,她還是個孩子,是你的親孫女,你何必下這么重的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蘇州私人調查“就是她斷掌我孫子才胎位不順的,我好好的大孫子就這么沒了,不是她害死的又是誰!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奶奶說著又扇了自己兒子林強一巴掌:“沒用的東西,讓你送走她你不肯,要是你還有一點后悔,就該馬上送她走,馬上跟彩娥再給我生個孫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林強推開他媽,氣得扛起鋤頭下地干活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林迪怯怯地抬起頭看她的媽媽劉彩娥。

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劉彩娥的眼中滿是幽怨,之前對她的一點疼愛和憐惜,忽然間變得蕩然無存。

                返回列表
                電話:151-6715-6007 地址:蘇州市相城區相城大道凱翔廣場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& 2009-2023 版權所有 網站地圖??蘇州偵探事務所
                人人添人人妻人人爽夜欢视频_亚洲精品无码专区_少妇高潮太爽了在线观看免费_女人口18毛片a毛片